历史风云网

看似不起眼的徐阶,最终却取代了严嵩

历史事件  时间: 2019-05-17 10:50:55  作者: 匿名 

今天历史风云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徐阶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在清流与严党的多次对决中,有“大明第一利剑”海刚峰的身先士卒;有耿直仗义高肃清的针锋相对;也有未来宰辅张居正的出谋划策。这些人根据自己的优势特点,都在倒严中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看似不起眼的徐阶,最终却取代了严嵩

能将这么多的人才统归麾下,他们的领袖肯定能力非凡。可是,整个倒严过程下来,隐忍低调的徐阁老,除了尊重领导与“和(huo)稀泥”之外,似乎没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战绩。

小编不禁在想,这样的一位老人,是如何稳居政党(清流)上位,最终取代严嵩的?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他资历老吗?今天,我们就来一起看一看,看似平淡无奇的徐阁老,究竟有着怎样的不同凡响。

在严党倒台前,徐阶一直是一副沉默是金的做派,纵然大家都知道清流与严党的不和,可是徐阶还是在明面上做足了尊重领导的工作。

比如,在胡宗宪绕过严党直接向内阁陈奏暂缓“改稻为桑”时,身在内阁值班的徐阶却没有擅自拆开奏疏,而是将其原封不动地送到了严府。要知道此时胡宗宪的“倒戈”,可是清流们攻击严党的最佳时机啊!

对于此事,高拱揶揄徐阶是过于谨慎(胆小),并且认为严嵩会把这份重要的奏疏淹掉。徐阶却不以为然,他认为,有世子在(裕王地位稳固),严嵩是不敢如此胆大妄为的。果然,严嵩在一番权衡利弊后,最终选择将这个奏疏上呈嘉靖。

在这里,我们就可以一窥徐阶的老道之处:首先,有谭纶在浙江的线报,徐阶肯定事先知道了胡宗宪此份奏疏的内容大意;而且他断定了严嵩不敢擅自做主,留中不发,毕竟裕王的眼线谭纶就在胡宗宪那里扎着呢。

再次,他看出了这份奏疏,对清流来说是一个打击严党的好机会,但是对于严嵩来说更是一个烫手山芋。毕竟“改稻为桑”的建议是严党最先提出的,现在国家和嘉靖本人都等着依靠此事大捞一笔呢。你们(胡宗宪是严嵩的嫡系)现在却说此事有困难,当初干什么去了?!

所以,此事由严党由自己上呈,比徐阶的越俎代庖可以更为有效地打击严党。徐阶看似在尊重领导,实际是在“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徐阶更厉害的地方在于,往往一句话就可以化解危机。比如,在御前财政会议上,被逼急了的高拱自乱阵脚,居然说起来自己“有罪”。面对此等危局,徐阶一番言论可谓登峰造极。首先,义正言辞地将高拱摘干净——他说:这是公议,谁也没给你加罪,皇上更没给你加罪。户部提出疑问,工部能说清楚就行,何罪之有?然后,顺理成章地将严世蕃的攻击化于无形——徐阶接着说道:小阁老,照例结算的账单和预算的单子不合,户部可以提出,用不着生气。

这样一番“公道之言”有理有据,不仅化解了高拱的言论危机,更是将严世蕃无怼的无话可说,就连一直拉偏架的吕芳都不得不正视以对,深表赞成。什么是水平?这就是水平!

至于徐阶对朝局大势的把握之准确,那更是无话可说。比如,在第一次嘉靖让自己与陈洪代替吕芳与严嵩暂行权力时,徐阶就准确的判断出了这是嘉靖对自己的试探。所以,他果断地拒绝了陈洪的“结党”邀请。后来,嘉靖的一副“好自为之”的谜语更是有力地证明了徐阶的猜测。徐阶的如此上路,无疑会加重自己在嘉靖心里的分量。

从尊重领导到把握朝局大势,中庸无为的徐阶看似平平无奇,却都是在稳中求进!能够熬倒严嵩的人,又岂会是一个泛泛之辈!?

人生很长,时间却很赶,我们虽然不能经历所有的精彩,却可以从别人的故事中吸取教训。小可拾遗,愿与大家一起交流、成长!

猜你喜欢

精选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