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血战登步岛——金门之战后的另一场失利

战争风云  时间: 2019-03-17 09:37:12  作者: 匿名 

1949年前后,人民解放军在解放东南沿海诸岛屿时,有两次影响较大、伤亡较多的失利作战。一是使我军8个团9000余人全军覆没的金门登陆战,此战现在已广为人知;另一个就是紧随其后的登步岛登陆作战。在这次战斗中,第三野战军第21军61师登陆部队与岛上数量占优势之敌人浴血奋战两昼夜,毙伤俘敌3396人,我军也付出了伤亡约1500人的沉重代价,最后因寡不敌众而撤出该岛,未能完成战役目标。此战至今还鲜为人知。

血战登步岛——金门之战后的另一场失利

仓促上阵

1949年夏,渡江战役结束后,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继续向浙东和浙南挺进,一路所向披靡。

6月中旬到11月初,第7兵团又以22军全部、21军61师共4个师约4万人,向有4个军13个师约6万人防守的舟山群岛发起逐岛攻击作战。解放军节节胜利,势如破竹。8月19日起,解放军接连夺取大榭、梅山、金塘、六横、虾峙、桃花、大小双山和悬鹁鸪等岛屿,逐步形成了对国民党军在浙江沿海主要巢穴舟山本岛的战役包围。

为尽早解放舟山本岛,三野第7兵团决定以第21军61师于11月3日攻打登步岛。

登步岛位于舟山本岛东南约3.5海里的地方,虽然只是一个约15平方公里的小岛,但却是舟山国民党军老巢的重要屏障。守军为国民党第87军221师,岛上有该师师部和所属661团全部和662团两个营,他们在该岛修筑了大量工事,决心固守。

自解放军连续攻占大榭、金塘、六横等岛屿后,蒋介石于10月11日带着蒋经国以及桂永清等陆海空将领飞赴定海,策划防务措施。决定成立东南军政长官公署舟山指挥所,将海军主力第一、第二舰队调往舟山本岛和长涂岛,加紧扩建岱山机场。以保障重型轰炸机起降;将登步岛作为防守重点,并准备反攻金塘、六横等岛;同时急调驻汕头的胡琏第12兵团第67军增援舟山,使舟山群岛的守军由6万人增加到9万人。超过了解放军第7兵团攻岛部队4万人的1倍。

受命攻打登步岛的解放军第21军61师,因指战员多是内地人,不适应海岛的地理环境,自10月上旬进行逐岛攻击作战以来,战斗减员较多,全师能够投入战斗的只有5000来人,加之还要防守已经夺取的几个岛屿,不可能全部投入登步岛登陆战;而航渡所需的船只也严重欠缺。在这样的情况下,迅速发起对登步岛的攻击,确有很大困难。为此,师长胡炜将情况如实作了上报。委婉地提议加紧备战,推迟进攻登步岛。

就在登步岛战役的前夕,南线第10兵团一部10月下旬在金门岛登陆战中遭到严重挫折,8个团9000余人全军覆没。为使浙东前线部队引以为戒,毛泽东主席于10月29日通报全军,指出:“此次损失。为解放战争以来之最大者。其主要原因,为轻敌与急躁所致。”第三野战军司令部也专门就登步岛作战问题指示第7兵团:夺取登步岛必须集中足够兵力,要有保障第一梯队同时起渡、第二梯队连续航渡的足够船只,要确实掌握敌情、水情、风向、气候的变化,要严格检查参战部队的作战部署和各项准备工作,防止官僚主义和指挥上的粗枝大叶。可惜的是,战役指挥员未能很好地落实这一重要指示。

攻击登步岛的作战部署是,61师182团登陆后,除一个连向火烧湾方向发展外,主力迅速沿炮台山、张网湾山一线攻击,而后攻占鸡冠礁,断敌退路,阻敌增援;61师183团1营迅速夺取流水岩山、大山,协同182团攻占鸡冠礁,并控制渡口附近要点,阻敌增援并围歼岛上残敌。

11月3日下午4时30分,解放军61师开始实施炮火准备。隐蔽在桃花岛上的火炮卸去了伪装,昂起了巨大的炮管,一发发炮弹向着登步岛呼啸而去,准确地落在对岸贺家岙、蛏子港、王家岙、后门等滩头阵地上。

持续数小时的猛烈炮击,使国民党军部署在登步岛南海岸的第一线敌军阵地受到严重损失。然而谁也没有料到,解放军的渡海战斗刚刚发起,便接连出现意外。先是部队未能按预定时间登陆。原定登陆时间是晚上8时,因起渡时调动船只延误了两个小时。到晚上10时,182团3营、2营一个半连和183团1营方由桃花岛登船起渡,此时风雨交加,海浪滔天,航行十分困难。经过约半小时的奋力搏斗,他们终于抵达登步岛南海岸,并击退了国民党军在滩头阵地上的阻击,登上了登步岛。

如果说第一个意外造成的不利局面可以通过渡海部队的努力得以弥补的话,那么,第二个意外对于登陆作战则是十分不利了。这个意外情况是,晚上10时30分,当第二梯队准备起渡时。海上突起逆风,船只根本无法开出,整装待发的第二梯队指战员只能在岩边望洋兴叹。因此这天晚上只有第一梯队的7个半连1000余人登陆,他们面对的是以逸待劳的国民党军一个团和两个营。

月黑风高。大雨如注。初冬的雨夜,岛上格外寒冷,登陆勇士忍受着疲劳和奇寒的侵袭,爬高山,攀峻岭,向敌纵深发起进攻。183团1营首先攻占王家岙、贺家岙一线阵地,继又夺取流水岩山,拂晓时又以一个排攻占了大山一带的阵地,全歼守敌两个连。在另一个攻击方向,182团2营7连攻占了炮台山,3营主力攻占了张网湾山。至此,攻岛部队经过连续突击,歼灭国民党军6个连,俘敌五六百人,并且打乱打散了敌之主力,控制了登步岛约3/4的地域,余敌大部退守于鸡冠礁村及沿海一隅。精神几近崩溃。

此时,由于登陆部队已基本改变了刚登陆时的不利局面,整个形势十分有利,如能一鼓作气地猛攻到底,就有可能攻占鸡冠礁。控制渡口,阻敌增援,进而歼灭岛上之敌。但由于登陆部队人数较少,夺取阵地后又需分兵守卫,突击力量一时减弱:加之通信联络不畅,两个进攻方向的战况不能及时掌握,导致指挥上的失误,未能指挥部队迅速完成预定战斗计划,从而失去了有利的战机。

解放军登陆登步岛的消息很快传到台湾,立即引起巨大的震动。国民党东南军政长官陈诚星夜驰电舟山防卫司令官石觉。严令务必死守登步岛,以确保舟山安全。石觉急令第67军75师之224团火速渡海增援,接着又令刚由汕头抵达定海的67军67师师长何世统率所部前往增援。

4日凌晨,雨停了,天气慢慢转晴。国民党舟山防卫司令部利用增援部队正向码头集结待渡之际,由空军指挥官赖逊岩驾驶AT-6飞机飞临登步岛侦察。此时能见度已经转好,赖逊岩盘旋于登步岛上空,但见流水岩山、炮台山等制高点的国民党军队均已败退,只有鸡冠礁、陆家岙一线的国民党军仍在苦撑待援,而登陆的解放军部队几乎遍布全岛。看到这里,赖逊岩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登步岛真是危如累卵,破在旦夕!要不是陈诚刚刚下达务必死守的命令,舟山防卫司令部的头目们恐怕早就下令撤退逃跑了。

9时许,国民党军援兵224团等部在飞机、军舰掩护下首先抵达登步岛。由于解放军无强大的远射程火炮压制,又未占领渡口,故使国民党军轻而易举地从鸡冠礁码头源源登陆。

战局由此急转直下。

殊死搏斗

在国民党地面部队大规模登陆增援的同时,其空军出动C-47、B-51飞机多批多架,对解放军登陆部队及船只实施空中打击。他们依仗空中优势,轮番低空轰炸扫射。同时。国民党军军舰及B-25轰炸机,对解放军后方桃花岛进行狂轰滥炸以阻止增援。

登步岛上,硝烟弥漫,弹坑累累,陷于一片火海之中。解放军连夜赶修的简易工事全被摧毁,不少战士被炸伤、震昏,有的牺牲。接着,成营成连的国民党军潮水般地向解放军阵地扑来。

据守大山、流水岩山一线的解放军183团1营,在182团4连协同配合下,顽强地抗击着反扑的敌人。

国民党军在全力向大山、流水岩山一线反扑的同时,又以近两个团的兵力,于9时左右向位于炮台山、张网湾山地区的182团3营发起攻击。中午,敌人的增援部队越来越多,敌机的轰炸扫射越来越疯狂。解放军部队在三面受敌的情况下独力苦撑,伤亡越来越大。为保存有生力量,该营在张网湾山被敌人攻占后,主动放弃炮台山阵地,退至竹山及野猪塘山东北一线阵地继续坚守。下午2时以后,国民党军队又向立足未稳的182团3营发起猛烈进攻,3营指战员与人数占优势的敌人进行殊死搏斗,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进攻,迫使敌人退回了炮台山阵地。

黄昏时分,一向怯于夜战的敌军开始收缩兵力。震天动地的枪声渐渐稀疏下来。这一天,登陆部队顽强地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挫败了舟山防卫司令官石觉想在黄昏以前“全部肃清”解放军登陆部队的企图。

主动撤退

4日晚上9时许,62师师长胡炜亲率182团1营及2营两个连、183团3营和2营一个连、师侦察连、警卫连、92步兵炮连。终于冲破敌机敌舰的拦击封锁,由桃花岛渡海抵达登步岛,与正在与敌激战的部队会合。

这时,岛上的解放军虽然已增至2000余人。然而与敌人相比,在数量上仍处于绝对劣势。

根据当前敌情,师指挥所决定第182、183团集中全力。分别从左、右两个方向进攻鸡冠礁,攻占码头,阻敌增援,尔后歼灭岛上之敌。

在解放军展开反击的同时,白天进攻流水岩山连遭沉重打击的敌军,于夜间以约两个营的兵力,迂回到流水岩山侧后,企图在天明后与正面部队配合,夺取流水岩山。183团在攻击前进中,正巧与该敌遭遇,随即短兵相接展开激战。敌大部被歼。但当该团跟踪逃敌向大山攻击时,天已大亮,且大山敌人较多,攻击未能奏效。另一路182团1营于5日4时攻占了张网湾山和陆家岙,并能以火力阻止敌援兵上岸,但炮台山敌人较多,2营未能攻占,致使1营在天亮后遭到大股敌人的包围,被迫撤出张网湾山。

11月5日晨,眼看就要改变的战况再次恶化。随着敌67师199团、201团全部到达登步岛,岛上国民党军已接近6个团,后续部队还在陆续上岸。67军军长刘廉一、87军军长朱致一等头目也纷纷赶到登步岛。

这时,国民党军飞机、军舰的火力更加猛烈。8时以后,他们以优势兵力继续对流水岩山、竹山、野猪塘山一线阵地发起连续进攻。整个阵地硝烟弥漫,杀声遍野,战斗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中午,61师领导分析了战场形势,认为敌我力量悬殊,且师后方桃花岛已无兵可增,兄弟部队因船只所限和距离较远一时无法来援。以现有力量歼灭敌人已无可能。考虑到这种不利局面,61师师长胡炜果断地做出了主动撤出战斗的决定。他们一面将决定报告上级,一面要桃花岛师后方指挥所组织所有船只,天一黑即开始撤运部队。

61师领导利用敌军怯于夜战的特点,确定5日夜间以佯攻掩护撤退。令182团、183团各组织1个营的兵力担负掩护任务,每营组织若干小分队,轮番交替地对敌实施佯攻;担任佯攻的小分队各配1名司号员,大造攻击声势,迷惑敌人;撤出前,先把全部伤员和烈士遗体运送到渡口,按先伤员、烈士遗体、俘虏,后机关、部队,最后掩护部队,以交替掩护的方式撤出、登船。

暮色降临,目睹了一天厮杀的太阳悄悄地躲进了海里,天空恰似一张巨大的黑幕笼罩下来,海天之间一片漆黑,煞是狰狞可怕。一向怕打夜战的国民党军纷纷缩进了工事,等待天明再战。趁此机会,解放军向流水岩一线发起了佯攻,冲锋号声、枪声、手榴弹爆炸声不绝于耳。国民党军官兵们以为解放军会像前两夜那样又要发动新的进攻,躲在工事里实施防御,始终未敢出动反击。

当夜,师后方桃花岛的船只一艘又一艘地穿梭在两岛之间的海峡上接运指战员,至6日凌晨1时,61师登陆部队包括伤员、烈士遗体和俘虏全部安全撤回到桃花岛上。

天色大亮以后。敌军又开始像前两日一样进行反扑。先是派出飞机在解放军撤退前的阵地上投下大量重磅炸弹,地面部队又用大炮轰、机枪扫,磨蹭了好一阵子,方才壮着胆子冲到对面阵地。然而。看到的只是前两天进攻时留在阵地前的大片尸体。

当时的台湾报刊称,进攻登步岛之解放军“不怕死”,“不惜抱炸药破毁我工事,与工事同归于尽”,“组织严密”,“处于绝境之情况下,鲜有大批投诚分子”,是“战力最强最剽悍的匪军”。

战后余波

这次登步岛之战,解放军登陆部队在克服了出师不利的困难、一度胜利有望的情况下痛失战机,与优势之敌苦战两昼夜。虽然予敌重大杀伤,但自己也付出了沉重代价,最后在处境险恶、歼敌无望的情况下撤离登步岛,保存了有生力量。粉碎了蒋介石、陈诚制造又一个金门的美梦。战斗中,部队虽然打得英勇顽强,但由于多种原因未能完成预定占岛歼敌的战斗任务,不能不说是一次影响较大的失利作战。

战后,国民党军方开动宣传机器大肆渲染“登步岛大捷”。声称“全歼”了解放军登岛部队,还将国民党第67军的一个师改名为“登步师”。蒋经国兴高采烈地称登步之役为“继金门大捷后又一胜利,不仅有利定海防务,且对全军士气将更为振作”。蒋介石也致信第87军军长朱致一,说此役是“我第八十七军在革命史上之光荣,不仅巩固定海全盘之战局,并使我中华民国之国基亦得由此转危为安”。虽然这不过是他们惯用的自欺欺人的把戏,但对于已成惊弓之鸟的国民党军来说,这无疑是打了一支振作精神的强心针。

对金门战役和登步岛之战的经验教训,三野、军委和毛泽东主席都高度重视。粟裕1949年11月14日致电第七、九、十兵团,要求各兵团对舟山等岛的攻击,必须经审查批准后方可发起。11月22日,粟裕又致电军委和毛泽东,“建议军委推迟攻击舟山的时间,加紧发展海空军。在打法上,以海空力量给舟山之敌海空军以歼灭性打击,然后以陆军优势兵力攻取舟山。”毛泽东则于1949年12月5日、1950年1月11日两次致电粟裕,要粟裕到北京与聂荣臻、李涛、刘亚楼会商攻击办法。

1950年4月下旬,我军已夺得浙苏沪上空部分制空权。台湾“国防部”报告承认:“我在舟山方面之制空兵力,显已陷于劣势。如我之制空权一旦丧失,则我之制海权亦必相继不保。”

猜你喜欢

精选专题